亚运“鸟人”备战数月不归巢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

2018-10-06

原标题:亚运“鸟人”,备战数月不归巢人生自古就有三大梦想:永生、预知未来和自由飞翔。

滑翔伞就是给人一双翅膀,让人可以像鸟儿一样飞翔,滑翔伞运动员就是御风飞行的宠儿。 即将在印尼雅加达开幕的第18届亚运会,滑翔伞被列为亚运会比赛项目,这是滑翔伞作为非奥项目第一次入选亚运会。 在即将出征的5男3女中国滑翔伞队伍中,有一对浙江夫妻李晨男和王宏吉联袂出战,比翼双飞。 备战亚运每天飞12小时渴望2022年在家门口飞近日,钱报记者电话联系上李晨男,她正在前往湖北荆门的路上。

“我们将在荆门集训10天后前往印尼雅加达,参加8月20日在东爪哇茂物举行的亚运会滑翔伞比赛。

这次比赛设立定点项目和竞速项目,决出男女团体、个人金牌。 我们的目标就是团体金牌,主攻定点项目。

目前,印尼、泰国、韩国等国选手是我们的强劲对手,据说一位印尼选手水平很高,也很神秘,很少参加国际比赛,这次在本土作战,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但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爽朗的李晨男告诉记者,“这次比赛我还有个心愿:一定要争取一块奖牌,让2022年杭州亚运会比赛也能保留滑翔伞这个项目,在家门口飞的感觉更爽!”为了备战这次亚运会,中国滑翔伞队5月至8月分别在浙江宁波慈溪市伏龙山滑翔伞基地、四川眉山市仁寿山外青山滑翔基地和湖北荆门东宝区圣境山航空飞行营地进行赛前集训。 6月19日到7月2日,他们还奔赴印度尼西亚比赛场地进行了为期15天的集训。 “为啥要到不同的地方去集训?这是和滑翔伞运动项目的特点有关。 每个集训地方都有不同的地形、气候、气流条件,就要求我们适应不同的环境,提高应变能力。

像这次比赛地东爪哇茂物条件和我们富阳永安山滑翔伞基地差距很大,地形气象都比较复杂,有火山、地沟,起飞点在1000米以上高海拔,降落场有坡度。 在这样的场地,我们的起跳和降落方式都不一样,要改变日常训练的一些习惯。

我们在印尼每天都训练12轮次,一飞就一整天,早上6点起床,晚上6点收伞,运动量很大的。 ”14岁第一次上天铁妞接棒铁教头李晨男被伞圈里称为“铁妞”,因为她是伞圈少有的“伞二代”,她父亲是鼎鼎有名的“铁教头”,前滑翔伞国家队教练李铁民。

有意思的是,李铁民今年获得过本报与省老体协联合评选的第二届浙江省老年体育达人称号。 铁妞的滑翔伞梦就是从14岁时父亲第一次带着她飞上了蓝天开始萌发的。 后来她也扎根永安山,在这里一次次冲向蓝天,在这里嫁人生子,在这里意气风发地站上了2015年世界杯女子冠军的领奖台。 谈到父亲,铁妞饱含感情:“父亲是我的领路人。 他说滑翔伞就是他的‘使命’,我继承了他的使命。

在我遇到技术瓶颈,思想迷惘的时候,我总要和爸爸进行沟通,电话一打就是一个小时,他总能及时给我力量,找到解决方案。

我有什么动态,爸爸第一时间都会发朋友圈。

”“跟自己爱的人一起‘翱翔’,的确是最浪漫的事。

”提起丈夫王宏吉,铁妞也是幸福满满,王宏吉在滑翔伞界名头也是很响的:中国滑翔伞队队员、世界滑翔伞冠军。 “我们一起训练,同进同出,互相照顾,拍录像讨论技术。 ”铁妞现在是两个女孩的母亲了。

女儿一个5岁,一个2岁。 在大女儿28个月的时候,王宏吉曾像李铁民当年一样带着女儿飞了起来,这让大女儿非常兴奋。 “后来一看到滑翔伞,我大女儿就叫‘爸爸’,每次看到滑翔比赛,她就叫‘加油’。

”“滑翔伞是渴望自由、相对随性的运动,追求人伞合一的境界,是我终极的目标。

”铁妞总结说。

陈学东编辑:刘增煜。